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女子为家人终身未嫁,遭灾后财主儿媳端来馊稀饭

狗熊崖下有个村庄,村庄里有个薄命的女性叫百里群。

百里群年青时是个美人,十里八乡的小伙为之倾倒,山林飞禽走兽为之停足、不再鸣叫。

有句话叫做红颜薄命,百里群便是这样一个女性。十二三岁时下地割草喂猪,上山砍柴换粮。看着哥哥嫂子成双成对,欢笑嘻嘻。

百里群三十五岁这年送走了年迈的母亲,四十岁这年送走了哥哥,嫂子骂骂咧咧地脱离百里家改嫁了。大侄子屁股一拍外出讨生活去了,留下一个不到三岁大的侄子,只会张嘴要吃,这孩子名叫百里宏。

百里群看着侄子哭得红肿的眼睛,也跟着哭了起来。为了能顺畅的带大侄子,也为了一些工作的便利,百里群认了侄子为儿子,这儿边也有一份私心。自己这辈子是不会有孩子了,认侄子为亲儿子,将来也好为自己送终。

百里群一辈子都在照料白叟、照料小孩,乃至照料哥哥嫂子,从没有享过一天的福。

十多年后,百里宏长大了,因厌弃家里穷,上门去百里外,给一财主家做了上门女婿。离出嫁的前一天晚上,百里宏还乐陶陶地说总算脱离这个鬼地方了。

百里宏走的那天早晨,百里群翻越了进十里山,只为追着儿子多看一眼。

五年后的夏天,百里群地点的村庄遭受了千载难逢的大洪水,村庄被移为平地,百里群右腿被倒下的大树砸断。

百里群比及略微好一些,百里群拖着瘸腿,向着儿子远嫁的方向走去。一路遇见的好人许多,他们有给吃的,有让其留下住上几天的,还有帮助请大夫帮助看病治腿的。

坚定不移的耐性,让百里群真的找到了儿子所嫁的财主家,但是这儿早已经物是人非,并没有雄伟壮丽的院子,没有络绎不绝的人群,有的仅仅找已经成为废墟,几只蜘蛛清闲的在屋檐下迈着大长腿漫步。

百里群一探问,这才知道自己儿子一家,不知道犯了什么罪被抄家。一家人也不知道流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百里群本来计划着最终看儿子一眼,就可以闭眼了。百里群最终的希望没能达到,失去了精力支柱,苍茫地往家的方向走去,她要死在爸爸妈妈的坟前。

百里群这天走到一个不知名的村庄,这儿很富贵,百里群又累又饿,去村庄里讨要了几个包子,然后往山上走去。她不想留在村子里,怕自己死在他人家里,害得他人家倒霉。

百里群走到半路,包子也被野狗抢了去。百里群爬上山,发现山上有间破庙,她向破庙爬去,百里群昏迷了曩昔。

百里群耳边传来轻生的呼喊,她分不清这时梦境仍是实在,疲乏的张开双眼。发现眼前有个女性,脸很含糊,看不清。只见这个女性看了看手上端着的破碗,嗓子鼓了两鼓,像是在吞咽口水,然后叹息一声,把碗端到百里群嘴边。百里群嘴唇沾着碗里的稀饭,喝了两口,感觉精力好了些。

女性也是一个乞丐,刚讨要了一碗馊稀饭,百里群和女性一同把这碗馊稀饭喝了个精光,碗舔得很光。

“母亲?”百里群正细心审察着眼前的女性,耳边传来了这声母亲。百里群渐渐的转过头来,看见了一个男人,一个像极了自己儿子的男人,男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跟百里群双双抱头痛哭了起来。

原来给百里群喂馊稀饭的正是自己的儿媳,儿子带着儿媳预备回老家种田为生,乞讨到这儿遇见了饿晕在破庙门前的百里群。仁慈的儿媳看着仅有的馊稀饭,尽管饿得头晕眼花,可仍是觉得自己年青熬得住,把稀饭恋恋不舍地喂到了怀里白叟的嘴里。仅仅她并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婆婆。

赞( 502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女子为家人终身未嫁,遭灾后财主儿媳端来馊稀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