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不谙英文的数学院士,居然是正牌海归?

撰文 | 倪忆

上一年从前盛行过这么一个段子:

虽说是一个段子,也在必定程度上反映了国人关于学习英语的焦虑。二十多年前笔者上大学时,体育教师曾在课上吐槽,说连他评职称都要考英语。要求体育教师考英语可能是有些过了,但关于学术界尤其是理工科的科研人员来说,英语的确是十分必要的。无论是阅览文献仍是宣布论文,英语都是最底子的沟通载体。

但是,有一位世界数学家,他的英语水平至多是普(can3)普(bu4)通(ren3)通(wen2),绝大多数论文都用中文宣布,却取得了世界名誉。他,便是廖山涛院士。

廖山涛 (1920.01.04—1997.06.06)

廖山涛1920年出生于湖南衡山的一个农人家庭,1938年入西南联大,1950年赴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师从陈省身先生。

坊间传言,廖先生在读博士时,英语老是考不过。系里的秘书就跟陈先生反映,陈先生说:“哪有这种事?我去考他!”所以他亲身去考廖先生,然后廖先生就通过了。

芝加哥年代的陈省身

陈省身先生是誉满天下的微分几许学家,关于拓扑学里的“示性类”也有重要贡献。廖山涛的博士论文便是关于示性类理论里边的“阻止类”。其时法国数学界有四名年青的拓扑学家引发了一场拓扑学“地震”。这四个人便是塞尔 (Jean-Pierre Serre)、波莱尔 (Armand Borel)、吴文俊、托姆 (René Thom)。

1948年,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留学生招待来访的北大数学系主任江泽涵,左起:金星南、严志达、江泽涵、余家荣、吴文俊

吴文俊先生的作业跟普林斯顿大学斯廷罗德 (Norman Steenrod) 教授的作业密切相关,所以斯廷罗德想把吴先生聘到普林斯顿执教。但是他一探问,吴先生现已回世界了。怎样办呢?这时候吴文俊的同门师弟廖山涛在芝加哥还没有结业,但现已做了十分超卓的作业,在数学界最好的杂志《数学年刊》上宣布了一篇论文。所以斯廷罗德便把廖山涛招到普林斯顿来补偿失去吴文俊的缺憾。

廖山涛和吴文俊

没有取得博士学位的廖山涛于1952年到普林斯顿从事博士后研讨。(他到1955年才正式拿到博士学位。) 斯廷罗德知道他的英语欠好,想方设法弄到一笔钱,让廖山涛不用欺骗。他还想送廖山涛去英语补习班,但是廖山涛过于专心数学研讨,拒绝了斯廷罗德的善意。三年下来,廖山涛在数学研讨上取得了丰硕效果,包含在《数学年刊》上又宣布了一篇论文。但是他的英语却几乎没有前进,让斯廷罗德大失人望。

1955年的斯廷罗德

廖山涛1956年回国,执教于北京大学数学系。几年后,台湾大学结业的项武忠到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留学。斯廷罗德见到项先生便问:“你是世界人仍是日本人?”项先生说是世界人,斯廷罗德大怒,说:“你怎样混进来的?我曾立誓再不招世界人。”这当然是恶作剧。过了一年之后,斯廷罗德对项先生的形象十分好,所以炽热从台大招了许多学生,包含项先生的弟弟项武义。八十年代项武忠总算见到廖山涛,发现廖先生讲的中文他也听不懂——湖南口音太重。

项武忠和吴文俊

六十年代时,在江西鲤鱼洲干校养猪之余,廖山涛的研讨爱好转向刚刚在西方鼓起的微分动力系统。这门数学分支跟大众文化里常常谈到的“混沌”、“分形”、“蝴蝶效应”等概念密切相关。

状如蝴蝶的洛伦兹吸引子是动力系统里的一个比方

其时世界沟通不方便,材料匮乏,廖山涛在孤立的环境下用二十年时刻开展出一套与美国、巴西等学派不同的理论。他把微分几许里的活动标架办法 (陈省身先生的拿手好戏) 引进到微分动力系统里边来,发明出了“模范方程组”理论。他又把拓扑学里的“阻止类”思维 (便是他博士论文的主题) 引进进来,发明出了“阻止集”理论。凭仗这两样独门绝活,他证明了多个让西方学者为之惊叹的定理。

陈省身与廖山涛

《楞严经》云:“如人以手,指月示人。彼人因指,当应看月。”或许关于廖先生来说,中文便是最适合他的可以指示出数学这个“月亮”地点的“手指”。他回国后绝大部分论文都是用中文写的,并且除了单个宣布在会议文集里的论文,他的悉数 (包含英文) 论文都宣布在《北京大学学报》、《科学通报》、《世界科学》、《数学学报》、《系统科学与数学》等国内杂志上,乃至有多篇论文宣布在重庆交通学院主办的《使用数学和力学》上。放在今日,这些杂志上的论文恐怕不足以让人在任何一所国内一流大学评上教授。他曾对学生说:“有本事的人靠文章捧杂志,没本事的人靠杂志捧文章。”有学生问廖山涛为什么只宣布中文论文,他说希望让世界人先几年看到他的效果,可以在这方面比外国人抢先。他还说:“已然世界人读外国文献要先学英文,外国人读世界人论文为什么不可以让他们先学中文呢?”这表明了他对国内学术开展的希望以及对自己效果的自傲。

廖山涛在《北京大学学报》上宣布过多篇重要论文

廖先生常常说:“西方学者没人看得懂我的论文!”但是廖山涛的论文成为相关范畴的经典文献,西方学者不得不供认并引证廖山涛的作业。他的影响乃至超出了数学界:钱学森和宋健曾在各种场合充分肯定廖山涛的作业,指出它归于系统科学的一部分。廖山涛还思考过微分动力系统在力学、物理、化学、经济、金融等范畴的使用,鼓舞年青人从事这方面的研讨。1986年,廖山涛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现名“开展世界家科学院”)院士,并取得首届第三世界科学院数学奖。

第三世界科学院院长、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萨拉姆 (Abdus Salam) 给廖山涛颁布数学奖

1987年,廖山涛取得国家天然科学奖一等奖。在国家天然科学奖的历史上,一等奖颁布给数学范畴一共只要六次。除掉华罗庚和吴文俊在1956年初次获奖,以及陆家羲和冯康两位在去世后追授,改革开放后在生前取得一等奖的只要陈景润、王元、潘承洞的“哥德巴赫猜测研讨”和廖山涛的“微分动力系统稳定性研讨”。1991年,廖山涛当选为世界科学院院士。

廖山涛取得国家天然科学奖一等奖的获奖证书

廖山涛辅导了许多学生,包含北京大学培育的第一位博士张筑生。张筑生教师的硕士论文原本现已抵达博士论文规范,但廖先生严格要求,没有同意颁发博士学位,不然张筑生教师可以成为新世界培育的第一位博士。张筑生教师日后担任世界数学奥林匹克世界国家队主教练,带领世界队五次取得集体第一名。廖山涛参加辅导过的学生里,有四人成为世界科学院院士,其中文兰院士成为廖山涛学术上的接班人。

廖山涛与张筑生(左)、文兰(右)

注释

四十年代后期,吴文俊和廖山涛曾在中央研讨院数学研讨所一起跟随陈省身先生学习拓扑学。

包含《廖山涛论微分动力系统》在内的一些文献说廖山涛1953年开端在普林斯顿做博士后。笔者在普林斯顿高级研讨院官方网站上查到廖山涛1952年9月抵达高级研讨院,但从1953年9月开端才是研讨员(member)。别的,廖山涛的博士论文在1952年便已提交到芝加哥大学,所以他应该是1952年抵达普林斯顿更为合理。

这句话略有夸大。廖山涛1961年开端微分动力系统研讨,1963年初次宣布相关论文,鲤鱼洲养猪是1969年至1971年。原北大校长丁石孙回想:“记住为了照料一些老同志,连里找一些比较轻的活让他们干。比方让程民德喂牛,他跟牛住在一起。廖山涛什么农活都不会干,年岁也略微大一点,就让他养猪。这两个老同志都十分仔细。其时马希文还编了一个相声,内容是教授养猪、放牛,便是讲的廖山涛和程民德。” 也有一种说法称张筑生没能提早取得博士学位是因为时任北大校长张龙翔过于慎重。很可能张校长和廖先生都建议高规范严要求。

图:香瓜和爸爸正在放生捕捉到的松鼠

赞( 561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不谙英文的数学院士,居然是正牌海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