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日军在张鼓峰大北而归,关东军为什么不服气?

1938年,在苏联、我国和朝鲜三国接壤区域,一个海拔只要155米的小山包上,苏、日两边进行了一场在其时简直被人忽略不计的战争。虽然其规划不大,时刻不长,但对两边的战略走向,却产生了重要影响,这便是“张鼓峰事情”。

这场战争以“苏军惨胜、日军小败”而告终,但苏联震撼日本不要草率行事,以及日军是否施行“北上”战略的意图均未到达,充其量也便是彼此打听。也正是源于于此,两边跃跃欲试、以利再战,也就有了后边决议战略走向的诺门罕战争。

气势正旺的日军,不甘心败于苏军。

驻朝鲜日军在张鼓峰一战中,虽然给苏军造成了沉重伤亡,但在对方强烈的炮火下终究失利而归。这关于捷报频传的日军,能够说是奇耻大辱,关东军更是以为“驻朝日军不可,不代表关东军不可”,并叫嚣“以眼还眼”,找回失掉的体面。

所以,第二年的4月,关东军司令植田谦吉签发了《满苏国境胶葛处理大纲》,其间专门强调了“在国境线不清晰的区域,防区各部有权自主进行确定……在履行边境侦查、巡查使命时,可进入苏联境内……在抵触过程中,必求成功”。

这份《大纲》下发到各部队,关东军上下一片喝彩。这其实便是清晰告知各部队,再遇到“张鼓峰事情”相似的问题时,不必左顾右盼、事前报告,能够自行划定边境线,自主决议是否动用武力。说白了,鼓舞寻衅,惹大事有人“擦屁股”。

有了尚方宝剑,关东军各部心照不宣,莫名地兴奋起来,特别是驻扎海拉尔区域的第23师团长小松原中将,更是将苏、日两边再一次拉入兵戎相见、大打出手的地步,并跟着事态的开展,已远远超过他所操控的规模,这便是“诺门罕战争”。

本来,蒙古国的一支马队,在诺门罕区域哈拉哈河以东15公里,也便是所谓传统边境上进行放牧,遭到了伪满洲国戎行的驱逐,理由是依照“有山以山为界,有河以河为界”准则,国境线应定在哈拉哈河中线。两边各不相谋,终究马队被赶开。

苏军派出装甲部队为“小兄弟”出气,伪满洲国兵被逼撤离,并向关东军“叫屈”。小松原怎肯放过这可贵的建功时机,马上安排军力建议进攻,将苏、蒙戎行赶回哈拉哈河西岸。关东军初战告捷,小松原倍感欣喜,总算报了“张鼓峰事情”的仇。

殊不知,苏军显着是有备而来。

1939年5月4日,苏联与日本在诺门罕区域爆发了一场战争。争论的原因仅仅只是15公里的争议区域,但两边都没有想坐下来好好谈谈,一门心思地将事态不断扩大。尤其是苏联,更是调派了2个师,摆出一副誓将日军打服停止的姿势。

驻扎该区域的关东军第23师团,在小松原的指挥下派出两个联队2000多人建议进攻,但两边首要交火的当地,并不是在陆地上而是在空中。苏联远东空军的150架战机与日本关东军的120架飞机,在诺门罕上空展开了一场空中大战。

通过国内清洗的苏联空军,明显不是日军的对手,面临这些具有1000多小时飞翔时刻,技战术经历丰富的“内行”,苏军战机一架接着一架被打掉,乃至其间一个大队简直全军覆没,苏军不得不抛弃空中抢夺,日军具有了诺门罕区域的制空权。

但是,地面上的比赛却恰恰相反。依照小松原的方案,马队联队迂回包围东岸的苏、蒙联军,步卒连队从正面建议进攻,在两个方向上一起进行。战争一打响,马队联队迂回成功,夺取了东岸苏、蒙戎行撤离的浮桥,切断了其与后方的联络。

能够说,日军取得了满意的局面。虽然从单兵本质看,苏军战士明显不是其对手,但苏军的坦克、坦克车和火炮,是关东军无法比拟的。面临颓势,苏军一个装甲营赶来援助,36辆坦克车一字排开,车载45毫米火炮,打得日军马队人仰马翻。

另一方向,苏军一个喷火坦克连也加入了战争,日军12辆薄皮坦克车瞬间成为废铁,战场态势产生反转。明显,苏军吸取了往日的战争经历,尽量不进行面临面的厮杀,只需拉开距离,用重火力阻挠对手进攻,日军马队联队很快全军覆没。

正面进攻的日军步卒联队也好不到哪里去,苏蒙联军不计划浴血奋战,使用西岸高地火炮,以及坦克、坦克车,将日军打得底子抬不起头,1600人只逃回了400人。小松原派出两支部队,一支损失沉重,一支全军覆没,日军可谓是出师不利。

赞( 807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日军在张鼓峰大北而归,关东军为什么不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