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澶渊之盟被骂“送朝”,宋真宗:包20万辽军饺子,毁在意外上!

自979年宋太宗打破宋辽之间的和约私行发起北伐战役以来,宋辽两边的军事冲突愈演愈烈,除屡次大规模战役外,辽景宗乃至两度率军南下亲征。虽然两边在全面战役之中互有胜负,但宋朝却在两次北伐失利的过程中逐步改变其战略倾向,以将更多的力气投入到国防建设之上。

但辽朝却一直未抛弃其进攻的情绪,但游牧民族在纵深战术之上却并非那么拿手。他们过于依靠及盲信他们的野战技巧,979年辽军主将韩匡嗣便因而遭受惨败,而辽景宗也责罪他“尔违众谋,深化敌境”(《辽史·卷9》)。这种状况并非独例,而且在宋辽两边之间都是存在的。宋太祖两次讨伐北汉失利、宋太宗两次北伐辽朝失利,都与此有关。

雍熙三年三月,宋太宗乘辽朝新君年幼,三路出动军队北伐燕云,史称“雍熙北伐”。宋军的这一次北伐以失利告终,从而全面转向战略防护阶段。端拱二年,何承矩向宋太宗提出,能够在河北沿边区域改造河道、发掘河塘蓄水,以抵挡辽军的设想。其时的大体思路是由顺安寨以西引易水导流向东,构成东西长三百余里、南北宽数十里的河塘地带。

河塘既可蓄水屯田,又能够构成水网抵挡辽军马队的冲击,而且经过水网来强化宋军的后勤补给。正如979年辽军主将韩匡嗣在徐河的败绩一般,大规模的河塘必定形成马队进军的困难,加大辽军纵深攻势的难度与危险。在富弼出使辽朝之时,辽朝曾强烈要求宋朝中止构筑河塘水网防护系统,可见也意识到其要挟。

在阅历一系列战役大胜之后,辽军不只摸清了宋朝的防护状况,也取得了足够的决心。景德元年闰九月,萧太后与辽圣宗举全国军力南下亲征。此刻宋朝的西北边境尚不安稳,党项部族仍要挟着西北边境的安全;而宋真宗性情窝囊,宋军在再三惨败之下亦是士气渐失。当年八月之时,契丹马队在深、祁等州出没,而且“小晦气即引去,徜徉无斗意”,这让宋朝发生警惕——这可能是辽军发起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先兆。其时寇准谏言:“愿朝廷练帅领,简骁锐,分据要害地以备之。”

▲萧太后的影视形象

毫无疑问,这一谏言起到了适当的效果。不久今后,边报公然称“契丹谋入寇”,宋朝随机指令边军做好战备,而且调令一批戎马前往河北、河东区域备战,首要包含了定州、镇州、澶州、沧州和代州、沂州等要地。此外还有大批军粮调往前哨。而前哨诸将授命以防卫为主,抛弃自动进攻。依照指令,“自契丹入寇,河朔皆城守”,但宋军在防护战之中却取得了不错的战绩。

闰九月二十二日,辽军入寇,分兵攻击高阳关方向的威虏军、顺安军及定州东北部的北平寨、保州等地。但辽军的首要方针并非高阳关,而是河北门户——定州。在定州方向,主力部队由辽圣宗及萧太后带领,以萧挞览作为主将进攻。河北定州北部有一条唐河,北及石门镇,连接着沙河、滋水、滹沱河等河北重要水脉,是北部河塘防护系统的组成部分之一。其时王超戍守于唐河岸边,以逸待劳敏捷打败辽军,辽军被逼转移阵地。因为定州防护巩固,辽军企图向深州、祁州的东部进发。辽军暂时改动前进方向,宋军不得已调集西北驻军前往河北换防,而让定州驻军南下驻守贝州,并在大名府驻守军力;在定州的驻军随时能够南下,于河北纵深处的邢州—洺州安置一道防地。

在战役的前一阶段,宋军愈加重视防卫而抛弃追击,而且不断加深纵深的防护系统,将其他驻军调遣往构建纵深防护。采纳这种灵活机动的战役方法,标明宋军防护系统现已开端向弹性防护迈出了一大步;他们乃至避免与辽军过早进行会战,而是不断加大纵深诱敌深化。寇准其时曾说:“如果敌栅于镇、定之郊,定州兵不行来,邢,之北渐被侵掠,须分三路精兵,就差将帅会集,及令魏能等迤逦东下,傍城控制,敌必怀后顾之虑,未敢轻议深化。”明显寇准现已意识到纵深的加强会对辽军发生丧命的要挟。

但宋军的战略并不止于此,寇准终究压服宋真宗亲身前往澶州鼓舞士气。由此来看,在辽军自定州进入今后,面临着宋军至少两道防地:邢州—洺州—澶州、贝州—大名府—澶州。再加上北部定州随时避免辽军撤回,宋军的纵深阵地实际上构成了一个口袋阵,将深化的辽军紧紧围住。而辽军在河东方向的打破亦未能建功,数万戎马被宋朝岢岚军等部打败,不得已退回境内。不只如此,宋军还企图持续诱敌深化,“诏诸将整兵为备,仍令岢岚、威虏军、保州、北平寨布置等深化贼境,腹背纵击以分其势”。

▲宋真宗的影视形象

全部战役预备根本结束,辽军深化宋朝内地,此刻定州王超授命率兵前往澶州,为终究的会战做好预备。十月之时,保州、莫州、岢岚军、威虏军、北平寨、易州等诸战场,宋军都取得了不小的战果;辽军自动攻击高阳关及瀛洲等地却未能成功。这几场战役中,辽军死伤超越十万之数,但“其众犹二十万”。

宋真宗则缓慢赶赴前哨。关于辽军而言,宋真宗是一个巨大的钓饵,若能吃下则能够一口气挫折宋军的士气,取得此前从未有过的巨大效果。正是因为这个钓饵,辽军一路向宋军的口袋之中奔去,于十一月末抵达澶州,“直犯大阵,围合三面”。但此刻王超却未能及时赶到澶州,这让宋真宗有苦难言。但此刻更为意外的事,莫过于萧挞览被射死于阵前,这对辽军士气形成了毁灭性的冲击,宋辽两边亦决议议和。

全体来看,此刻辽朝坐拥二十万强兵陈列于澶州之前。关于宋军来说,因为构建战略纵深,许多戎马没有能及时赶到澶州对辽军进行合围,宋朝君臣面临着极大的战役危险。关于辽朝而言,因为深化宋朝内地,辽军遭到了埋伏损失惨重,而北部河塘水网构成了最可怕的圈套,辽军的后勤补给以及撤离后路遭到严重要挟。两边都面临着极大的战役危险,而这种危险是两边都不乐意承当的,这也促进了两边订定合同的终究达到:宋军持续占有关南之地,作为价值向辽朝运送“岁币”。澶渊之役是宋朝防护系统改变的最明显的事例之一,宋辽两边终究依靠均势达到订定合同。

赞( 976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澶渊之盟被骂“送朝”,宋真宗:包20万辽军饺子,毁在意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