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商鞅将秦国从弱变强,却遭秦国人五马分尸,是咎由自取,仍是奇冤

任何年代,革新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尤其在世界的封建年代,革新往往便是对现有利益阶层挥起屠刀。这时候,动作越大,反弹也越激烈。所以咱们看到世界的前史中,能够进行深化革新的人,下场都不太好。

张居正,身后被撤销了全部的官爵和封号,家产被检查,乃至被万历掘坟鞭尸,全部的革新都被废止。

图注:王安石剧照

王安石,神宗逝世后新法尽废,因为革新而“亲朋尽成政敌,傍怨集于一身”,终究郁郁而终。

商鞅,结局不必多说,被五马分尸,举国拍手称誉;但风趣的是,商鞅虽死,其政仍在履行,而且因为商鞅之政,才能使秦灭六国而统一全国。

图注:商鞅剧照

已然其政能得以履行,为什么史书中对商鞅的点评都如此苛刻?

“商君,其天分尖刻人也。迹其欲干孝公以帝王术,挟制浮说,非其质矣。且所来由嬖臣,及得用,刑令郎虔,欺魏将昂,不师赵良之言,亦足创造商君之少恩矣。”这是太史公对商鞅的点评。

咱们能够看到,太史公以为商鞅:其一尖刻虚浮;其二宠魅宦官而取得权势;其三乱用刑法,手法诈骗,少恩。为什么司马迁会用如此苛责的言语点评一位让国家强壮的革新家呢?

其实这仅仅是太史公对商鞅自己的点评算了,关于其政,他也书写商鞅革新的功劳。

《史记·商君列传》:“鞅去卫适秦,能明其术,强霸孝公,后世遵其法。”

《史记·秦始皇本纪·过秦论》:”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备,外连衡而鬬诸侯,所以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

其实不管秦汉,对商鞅革新使秦变强根本都是供认的。

《孟子荀卿列传》:“当是之时,秦用商君,富国强兵。”

《货殖传》:“吾治生犹伊尹、吕尚之谋,孙吴用兵,商鞅行法是也。”

可是这仅仅是供认商鞅之法使秦国强壮罢了,其具体做法无论是在儒家亦或其他学派眼中,都是极为暴戾酷刑的。

其一是商鞅之法毁周礼,好肉刑。?

在商鞅之前,士人考究刑不上大夫,此为周礼。商鞅对令郎虔,公孙贾这些贵族运用肉刑,天然是破坏周礼的体现,这关于专心想要康复三代之治的儒家来说,是不行宽恕的。《董仲舒传》:“自古以来,未尝有以乱济乱,大北全国之民如秦者也。”

图注:肉刑

其他学派如道家考究适应地利人和,此等肉刑也是违背天理的体现;墨家更是不必多说,考究兼爱非攻,秦国的全部在墨家看来都是恶劣的。而太史公本身也身受肉刑,天然是对肉刑极为怨恨。《汉书.贾谊传》:“商君遗礼义,弃仁恩,并心于进步,行之二岁,秦俗日败。”

其二是汉代”过秦“大布景?

汉代是推翻秦而树立,天然对秦政要进行相应的批评与反思。《汉书.五行志》:汉兴,高祖初入关,约法三章曰:“‘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蠲削烦苛,兆民大说。”从刘邦约法三章后,萧何增为九章,皆是汉初改秦严法的大势。

图注:萧何与刘邦剧照

且汉初选用黄老无为而治之术修生养息,武帝之时选用儒家学说。这两种学说都时竭力对立法家的学派,导致整个汉代思潮都是以批评秦为主。

其三是《史记》之年代激变?

司马迁身处武帝代代,正是从“无为”到“有为”,乃至过度作为的时期。

汉初高祖得全国之后,全国大敝,为了使大众安居乐业,从孝惠到景帝,都选用“无为”而治之策;除了边境虽有抵触,以及七国之乱外根本没有大战役。此刻全国太平,大众仓廪实衣食足,史称“文景之治”。

但到了武帝,年少而好武,为了一血匈奴之耻,比年发起对外战役,尽管极大得扩张了大汉边远地方,但也消耗昂扬;一起武帝本身也奢侈奢侈,好大喜功,使得“文景之治”多年的堆集被挥霍一空。

图注:汉武帝时期对匈奴作战图

到了武帝后期,吏治损坏,国库空无,武帝不得不很多启用酷吏来满意本身愿望的需求;一起为了加强控制,武帝采纳“有为”之法,重用儒生,使得法则繁琐,时人不能尽读,这天然让司马迁想起秦国之时那苛刻的法则。

遂在《史记》中对商鞅进行无情的批评,借此点醒武帝及其后世的君主,切莫忘掉暴秦之事。《孝文本纪》:太史公曰孔子言“必世然后仁。善人之治国百年,亦能够胜残去杀”。

其四是愚民政策?

在商鞅的《商君书》中以为只有使公民愚昧无知、朴素忠厚,公民才不易结成强壮的力气来对立国家和君主,这样国家才会简单管理,君主的位置才会结实。

图注:现代出书的商君书

此类思维无论是放在哪个朝代都是非常极点的。儒家学派尤为怨恨,在儒家思维中,君王与士大夫乃共治全国,而非君王一人独大。

总评

所以商鞅之法虽能使国家强壮,可是其政过分苛刻,其法过分残暴,其思过分极点;为了国家的强盛而无期限的透支国家的生命,为了强化君权而使得大众愚昧无知,夫妻不能同住,父子不能同居,整个国家好像机器一般,在耕战准则之下姑且能推迟,但大一统今后国家无战役却还不思悔改,终究二世而亡也不是没有道理。

赞( 186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商鞅将秦国从弱变强,却遭秦国人五马分尸,是咎由自取,仍是奇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