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明末党争多惨烈?杨嗣昌:逼死卢象昇不行,敢说他死得惨都送命!

崇祯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卢象昇被任命为宣大总督,在他主政的时间里,数次化解了关外敌 人的寻衅。清军不再从他的防区入关,而是从防卫单薄的蓟州入关,这表明在卢象昇的管理下,区域官员、将领的功率有了很大提高,区域的防护也得到了强化。

到了崇祯十一年八月,清军再次大举南下。十月初二,京师戒严,崇祯赐卢象昇尚方宝剑,总督全国戎马。此刻卢象昇正在服丧,稍早,其父病逝。尽管如此,接到朝廷的诏令后,卢象昇马上“身披孝衫,脚穿草鞋”前去督兵勤王,可是能够“总督全国戎马”的居然还包含了“主和派”的杨嗣昌与宦官高起潜。

▲高起潜剧照

十月初四,崇祯于武英殿召见卢象昇,问其战略。卢象昇说:“命臣督师,臣意主战”。作为 “主战派”的代表,崇祯听了卢的主意后,缄默沉静一瞬间,便说“朝廷原未云抚,所云抚,乃外廷议耳”。在认为皇帝的主意并非议和后,崇祯便让他与杨嗣昌评论对策。在二人的参议中,卢象昇依然坚持着自己主战的观念,而杨嗣昌则是一味劝诫:“勿浪战”。在十万火急之际,杨嗣昌既不赞同卢象昇主战也不提出应对办法。两人的评论不欢而散。

卢象昇动身回来驻地昌平第二天,崇祯派宦官犒赏卢象昇部,发内帑银三万两,马一千匹,面临的崇祯恩赐,卢象昇愈加承认了皇帝的情绪是主战的。此刻卢象昇率三万战士驻扎在昌平。卢象昇方案于十月十五日晚狙击敌营,高起潜知道后,居然将参加夜袭的蓟镇总兵陈国威调走。十五日夜,卢象昇部狙击清军,成果因为军力缺乏,终究失利,令卢象昇对此愤怒不己,为防止高的搅扰,他向崇祯恳求分兵应战。崇祯赞同了他的建议,将宣大戎行三万人划拨给卢象昇,命其驻昌平,宦官高起潜则统帅四万关宁军,驻通州。可是,没过多久,杨嗣昌居然直接跑去卢象昇驻地命其赴通州与高起潜合兵。卢象昇愤怒的抽出尚方宝剑大骂其“议和”行为。杨嗣昌则竭力否定自己的议和建议。两边洽谈再次不欢而散,不合却日趋明朗化。

可是,入关清军并没有因为杨和卢的争论而停下脚步。到十一月,清军现已攻入直隶,卢象昇率军与清军先战于庆都,再战真定,可是就全体战局而言,虽然有卢象昇的反抗,但被攻破的城池甚多。卢象昇军中也开端缺粮,朝中杨嗣昌却一味阻遏卢象昇的军事行动,并且因为被攻破的区域逐步增多,崇祯想要将卢象昇除名,让内阁首辅刘宇亮替代其出任总督。之后通过群臣一番反对之后,崇祯没有将卢象昇除名,但依然对他做出降职处置,掠夺了其兵部尚书衔。面临如此不合理的处置,卢象昇十分震动却又百般无奈。而更让他忧虑的是, 粮饷缺少难以行军。到了十二月,杨嗣昌居然还将卢象昇仅剩不多的戎马调去防卫真定与保定多处,这愈加重了缺兵状况,终究所统战士缺乏一万的卢象昇,要想和清军持续战役,有必要要与其他明军协作才有期望。所以,卢象昇令主事杨廷麟赴五十里外的高起潜部求救,高接到卢的求救后,非但没有派出援兵,反而后撤。面临如此绝地,卢象昇向北方朝廷拜谒,对将士说:“吾与尔辈并受国恩,患不得死,勿忠不得生”,听闻此言,当地曾深受其恩惠的民众自发前来送粮,卢象舁泪如泉涌道:“感父老义,今疲卒五千,大敌西冲,援兵东隔,食竭力枯,旦暮死矣”。在场民众皆声泪俱下。

▲明北直隶地图

十二月十一日,卢象昇督五千疲卒至巨鹿贾庄,在蒿水桥与清军相遇,卢命虎大威、杨国柱部冲击清军阵地,取得小胜。但在次日清晨清军以军力优势将卢围住三层,惨烈的激战后,卢象昇中四箭三刀,很多部下恐清军残其尸,皆伏尸其上。此次作战中,卢象昇抗击清军,并没有取得杨嗣昌的支撑,究其原因与其说是二人在政治观念上的差异,即对清和战。倒不如说是党争,并且党争还在连续。

过后,杨嗣昌和高起潜竭力避忌卢象昇死状,担任陈述的千总张国栋回绝杨嗣昌的要求,杨嗣昌大怒,拷打张国栋,但张一直不改口,并说:“死则死耳,忠臣而认为停留,力战而认为退怯,何可诬也?”兵部主事杨廷麟于战后打扫战场,发现了卢象昇的尸身,血溅麻衣白巾,死状甚惨照实上报朝廷。杨嗣昌依然拒不接受,派手下三人前往验尸,三人照实陈述卢象昇遇难现实,杨嗣昌益发恼怒,“痛鞭之”,随后二人改口不置可否,另一人坚持己见,杨嗣昌居然将此人杖毙。顺德知府于颖再次验尸,上报朝廷:“定州郊外得其骸,杂中刀矢,血渍麻衣上”至此,卢象昇战死状况才得到官方承认。而杨嗣昌为了党争如此摧残忠良,巨鹿的悲惨剧或许一开端就注定了。

▲卢象升石像

赞( 630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明末党争多惨烈?杨嗣昌:逼死卢象昇不行,敢说他死得惨都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