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日军大尉带新式重机枪示威,半路被八路埋伏,连人带兵器悉数被俘

1944年秋收季节,依照常规正是日伪军大举出动抢粮之际,我敌后根据地的一切部队都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预备随时给予出来抢粮的敌人以迎头痛击。一天黄昏,博兴县第1区中队忽然接到了上级指令,要求他们当即紧密封闭博兴邻近的公路,而且坚决阻击南来的日伪军,2天内不许放过1个人1辆车。

▲八路军逼降伪军

当时区中队只要40多名兵士,而且因为部分反扑,老兵都补充到野战部队去了,队里的多数是新兵,兵器也很一般,除了步枪和不多的子弹,其他的多数是根据地自产的地雷和手榴弹,杀伤力不太抱负。而且组成以来部队一般都是靠麻雀战和地雷战打扰敌人,从来没有摆开阵势和敌人打过。

▲八路军向敌人建议进犯

为了能成功完结这次阻击使命,区中队在进行评论和研讨后,当即发动群众在公里上发掘了很多的阻截沟,使敌人的轿车无法通行,同时区中队还发动了各村的民兵在公路两边多个地址设伏,埋地雷,即便敌人出动的是步卒也步履维艰。

待悉数作业完结后,繁忙了一夜的区中队和民兵敏捷进入了掩体,紧密地留意从南面或许呈现的敌人和车辆。到了正午时分,忽然从博兴方向传来了梆子声呼喊牛的声响,这是布置在公路邻近的侦察员宣布的信号,敌人出动了!

▲被八路军炸毁的日军轿车

区中队和民兵当即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很快在视界中就呈现了一辆满载日军的货车从南面疾驰而来。敌人的轿车速度很快,没过一会就到了埋伏圈,兵士们清楚地看见一名日军军官正威风八面地坐在轿车的驾驭室里,车厢里有10多名日军,而且在车棚顶部还架着一款极为稀有的兵器,外形是个长筒,相似小型机关炮,车厢里还装满了很多的军用物资。

这时我军也留意到敌人的轿车后边并没有车队跟从,这很或许是一辆先头部队的轿车或者是独自履行其他使命的车辆,正是打掉敌人的好时机!但敌人火力很强,轻率突击必然会遭到敌人火力的杀伤,区中队决议派3名兵士在明处招引敌人的火力,其余人则以地步作为保护,渐渐逼向公路。

▲八路军兵士在听指挥员念嘉奖令

日军轿车在阻截沟前一个急刹停住了,车上的敌人宣布了一阵惊呼,这时我们才发现,这些居然是穿戴日军的制服的伪军!车上的敌人在从头坐稳后,忽然看见地里几个担任诱敌的兵士正向轿车比画,所以当即开枪射击,敌人在向3名兵士进犯的时分,忽视了区中队的其他人正在向他们挨近。

当区中队挨近到约20多米时,忽然向车子投去了手榴弹,20多枚手榴弹在轿车邻近爆破,登时把正在强烈射击的敌人吓的不轻,伪军已然丧胆,丢下兵器开端四散奔逃。日军则开端寻觅掩蔽方位与区中队对射,但在我军的进犯下,不多的几名日军不死即伤。

区中队这时现已把这些伪军包围起来,而且很快将其逐个拿下。最终就只剩余1个粗大健壮的鬼子军官,他开端还操作着车棚顶部的机关枪向我军强烈射击,但是在副射手、弹药手先后被击毙后,他见大势已去,丢下兵器,拼命地逃向邻近的据点,他手里拿着手枪和指挥刀,还试图困兽犹斗,但我军几名兵士逼过去,在他子弹打光后,将其俘虏。

▲被八路军击毙的伪军军官

这个日军军官叫竹田,是一名大尉,他是利津和张许2个据点的伪军总教官。这次他带着一批中队长以上的伪军官去北平参与训练,在回来途中没想到被我军区中队埋伏,全军覆没。至于那挺稀有的机关枪,是日军的98式水压重机枪,专门因为进行要塞防护的一种兵器,这次刚刚从北平的军械库领来,特别摆在车顶棚上示威,没想到就成了我军的战利品,但因为我军对这种兵器状况不熟,无法将其拆解后带走,最终只能用了8个兵士十分困难才将其扛走,闹了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稀有的日军98式水压重机枪

赞( 021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日军大尉带新式重机枪示威,半路被八路埋伏,连人带兵器悉数被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