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苏联崩溃后,群魔乱舞的七寡头是怎样逐一被普京搞熄火的?

1991年12月25日,关于全苏联人来说是个灾难性的日子,长达69年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在阅历了“8.19事情”等剧烈的阵痛后宣告溃散,前苏联原加盟共和国纷繁宣告独立,从前纵横天下疆土总面积高达惊人的2240多万平方公里的苏维埃瞬间分崩离析。

伴随着前苏联的溃散,一系列雪崩式连锁反应呈现在市场经济和社会民生等方面尤为显着。特别是苏联溃散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实施“休克疗法”,俄罗斯国内呈现了食物缺少、物价飞涨、通货膨胀严峻、民众捉襟见肘等系列民生和社会问题。

而且,前苏联的溃散带来的还有社会保险、免费医疗、免费住宅和免费供暖的“断层”,广阔的公民在一片哀嚎的饥饿中挣扎在逝世线上,苏联的溃散带给了很多民众丧命的副作用。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在这场严重的地缘政治变局中一贫如洗,其间,就有部分人趁着时局动荡大捞特捞了一把,趁机发起了“国难财”,他们见缝插针将本来归于国家的资源经过巧取豪夺后变成了私家产业。

尔后这群只占俄罗斯总人数1%的“新贵”,却操控着俄罗斯50%的经济总量,他们便是俄罗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七大寡头”。

这“七大寡头”分别是,联合银行总裁别列佐夫斯基、大桥银行总裁古辛斯基、世界商业银行总裁维诺格拉多夫、首都储蓄银行总裁斯摩棱斯基、阿尔法银行总裁弗里德曼、梅纳捷普银行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俄罗斯信贷商业银行总裁马尔金。

1996年3月的一天深夜,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隐秘召见“七大寡头”。这次的会晤对两边来说都有着不行忽视的重要转机含义。

叶利钦为了争夺连任,许诺会以权利的最大化使得“七大寡头”经济利益再次迈上一个新台阶,而“七大寡头”也纷繁表态会竭尽所能地供给财政资金以保证他们的合法代理人叶利钦连任俄罗斯联邦总统。

从这场龌龊的钱权买卖达到今后,俄罗斯“七大骨头”们更是肆无忌惮地将国家的财富收入囊中,甚至在本钱利益的驱赶下,“七大寡头”不断干预俄罗斯政坛业务,但凡对己晦气的政坛新秀,“七大寡头”都会想方设法地将其拉下马,而拔擢代表本身利益的政治傀儡给自己摇旗助威。

到普京上台前,俄罗斯官场上形成了根深柢固的官商勾结、贪婪成风、收受贿赂等极度糜烂的现象,“七大寡头”已然成为掏空国家资源的“蛀虫”,更是变成了断送俄罗斯夸姣明日的“掘墓人”。

群魔乱舞的“七大寡头”正以肆无忌惮的出格行为应战着俄罗斯政坛的后起之秀---普京。

面临“七大寡头”张狂压榨俄罗斯民众血汗;刨空俄罗斯民族根基,普京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但他没有轻率地挑选以卵击石跟“七大寡头”死磕。

因为此刻官卑职小的他知道,假如表现出对“七大寡头”的强烈不满,假使遭到了他们的反攻倒算,自己的政治出路必将毁于一旦。

壮志凌云的普大帝正在等待着一个时机,等待着像鸷鸟掠过水面抓鱼那样的快捷一举将“七大寡头”连根拔起,这个时机在不久的将来眷顾了他。

1999年12月31日晚,叶利钦忽然宣告辞去职务,普京依据俄罗斯宪法规定出任代总统,次年三月份,普京以得票率抢先50%成为俄罗斯第二任总统。

普京担任俄联邦总统后,为了拾掇“七大寡头”,经过各种途径完善立法机制,并出台了一系列针对“七大寡头”的法律条文。

终究在普大帝凶恶的冲击之下,“七大寡头”坐牢的坐牢、逃跑的逃跑、横死的横死,仅有仅剩的寡头弗里德曼,因为实力相对较弱,在看到普京的生猛后,不得不低沉内敛的“重新做人”。

扫清“七大寡头”后,俄罗斯官场上官商勾结极度糜烂的现象也为之一震,普京抓住时机将事关国家存亡安全的大型动力金融企业等经济命脉收归国有。至此,“七大寡头”被普大帝打成了“三级残废”再无出头之日,俄罗斯的“寡头政治”在普京的严厉冲击之下简直消失匿迹,从此俄罗斯步入了一个黄金快车道的开展时期。

赞( 440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苏联崩溃后,群魔乱舞的七寡头是怎样逐一被普京搞熄火的?